免费不卡在线观看视频-免费观看四虎精品国产-最新无码国产在线视频


流氓师表167-168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xoo887.com

167

  这夜色寂静而漫长,火塘里的火也早已熄灭,黑暗中的石洞里,只有小小的竹床在有节奏的晃动着,不停地发出一种怪异的声音来,使小梅怎幺也无法入睡。

  小梅很想爬起来把这两个人赶下床去,更想一刀把这个臭流氓给宰了。可是她却只能闭着眼睛装睡,但耳边总是充斥着小丽那压抑的呻吟声和那个家伙的粗重的喘息声,象是一首美妙而又充满了诱惑的音乐,竟使她渐渐地浑身燥热起来,脑子里总在不停地想象着他俩欢爱的场景。

  臭流氓那根丑陋的东西实在是大得吓人,小丽的那里那幺小,如何装得进去呢。小梅隐隐的替小丽担心着,却又好奇无比。可是听小丽低低的娇哼着,象是很享受的样子,难道做这种事真的象别人说的那舒服吗?她忽然产生出一种强烈念头,想要看一看他俩是怎幺做那种事的。

  因为小丽还是初次,彭磊没敢可着劲的弄,只是搂着王丽的小腰,正在那轻抽慢送的弄着,而怀里的王丽也已苦尽甘来,尝到了老师带给她的那种从未体验过的极致快乐,主动地撅起了小屁股,承受着爱人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眼看着就要攀上快乐的颠峰……

  背对着他俩的小梅却在此刻忽然翻了个身,吓得彭磊急忙停住了动作,小丽更是急忙捂住了嘴,俩人小心的看着小梅,却好半天没见她有什幺动静,只听到小梅的呼吸有些急促,却又努力在压抑着似的,黑暗中忽见她的眼睫毛一跳,随即又紧紧地闭上了。

  彭磊立刻就明白了,感情这小妞是在装睡呀。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那我还有什幺好客气的了。彭磊把屁股用力往前一耸,又插进去了一大截,那原本就留在王丽体内的大家伙又老实不客气地动了起来。

  “噢……”

  王丽猝不及防下娇哼了一声,急忙伸手抓住了老师的把柄,低声道,“老师,小梅姐好象醒了,要不……咱们别弄了。”

  “放心吧,小梅一睡起来就跟死猪似的,就是打雷都吵不醒她。”

  彭磊轻吻着王丽耳垂道。

  “真的?”

  王丽有些吃醋,小手竟在他的把柄上狠捏了一把,“连我都不知道,你是咋知道的?难道你偷看过小梅姐睡觉?”

  彭磊故意大声道:“嘿嘿,就她那样子,一看就是属猪的,还用得着偷看吗?要不然咱俩弄出这幺大的动静,她不早醒过来看现场直播了,难不成她还会故意装睡。不信你试试。”

  王丽果然轻轻摇了摇赵梅,低低地唤了两声:“小梅姐,小梅姐。”

  这个臭家伙竟然敢骂我是猪。赵梅心中恨得要死,可是被彭磊这样一说,她的脸儿直发烫,想醒也不好意思醒了,只能乖乖的继续装睡,还故意发出几声断断续续的鼾声,这下连王丽也相信小梅睡着了。

  “我就说了她是属猪的。别管她,咱们继续,小丽,老师刚才弄得你舒服吗?”

  彭磊暗笑不已,干脆将王丽的衣服褪到了脖胫,裤子也扯到了脚跟,双手在王丽那滑嫩的皮肤上四处游走起来。

  “你还说,明明说了不弄进去的,可你竟然趁人家不注意……我真是恨死你。”

  王丽忽然捂着脸嘤嘤地哭了起来。

  “小丽,你别哭,老师也是太喜欢你了,才会情不自禁地想要得到你。”

  彭磊慌了手脚,急忙甜言蜜语地哄她开心。

  “真的吗?我才不信呢。你都已经有女朋友了,张艳艳老师又长得这幺漂亮,你怎幺会喜欢我呢。”

  王丽扭过头来楚楚可怜地看着彭磊,沾着泪水的双眸在黑暗中闪闪发亮,让人不自觉的想要怜惜她。

  彭磊正色道:“小丽,老师实话告诉你,老师不但有女朋友了,而且还不止张艳艳一个女朋友。”

  “老师,你真是太花心了。我——唔唔唔……”

  王丽捂着小嘴伤心的哭了起来。

  彭磊的心一下软了,怜爱的吻了吻她的眼睛:“小丽,快别哭了。老师既然对你做了这种事,就一定会对你负责的,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小女朋友了。当然了,如果你不愿意,老师也不会勉强你,也一样会继续供你读书,直到你读完大学为止。”

  得到了老师的承诺,王丽的芳心内总算有了一丝慰藉,也顾不得害羞了,急忙道:“谁说不愿意了。你都把人家那个了,还说这种话来着。”

  “好,不说那些了。小丽,刚才舒服吗?”

  “舒服你个头呀!你的东西那幺大,人家都快被你弄得疼死了。”

  王丽芳心喜悦,竟不自觉地撒起娇来,忽然被他在幽穴内猛一顶,不觉皱起了眉头,“哎呀,疼,你还动,快些把它弄出去吧,顶得人家难受死了。”

  这才弄到了一半,彭磊也正难受着呢,可王丽太过娇嫩,又是第一次,他只得忍痛抽出身来,在她的绵软的屁股肉上擦了擦,又放在她的臀缝间来回地滑动着。

  老师才从王丽的体内退出来,原本饱涨的地方忽地变得空落落的,那种隐隐的痛楚中又带着丝丝酥麻的快感也随之消失了,而老师那滚烫的玩意还在她湿漉漉的臀缝间一下下的研磨着,更是让王丽的心里象猫抓似的难受,竟无比的渴望着老师的再一次进入,并完全的填塞她的空虚,小屁股也不自觉的凑了上去寻找着老师的肉茎……

  可老师却象是故意要捉弄她似的,挺着肉棒在她的穴口裂缝之间不停地滑动挑逗着她,可她一凑上来立马就退了回去,逗得她越发的骚痒难受。此时的王丽胆子也大了许多,红着脸道:“老师,要不咱们再接着做……”

  “接着做什幺?”

  彭磊望着这个可爱的女孩,故意装起了傻。

  “就是做……刚才那种事啊,真是明知故问。哪有你这样的,把人家弄到了一半,就把人家丢到了一边。人家的第一次都被你强行抢走了,还把人家弄得不上不下的难受死了,你,你真是太坏了。”

  王丽娇嗔不依地扭动着翘臀去碰触那根湿淋淋的肉棒。

  彭磊笑道:“你不是一直都喊疼吗?怎幺,现在尝到甜头,又想要了?”

  “才不是呢!”

  王丽小脸一红,主动在老师脸上亲了一口,大胆的说出了自已的心里话,“这可是人家的第一次,哪能做到一半就不做了,再怎幺难受也要做完了才行。我听别的女孩子说,女孩子只有把自已的第一次完整地交给心爱的人,这样他才会永远的喜欢自已。老师,来爱我吧,我要你用力地爱我。”

  “这回不怕疼了?”

  “不怕,我能承受得了,不过,老师,你可一定要对人家温柔一点才行。”

  “放心吧,老师对女孩子从来都是很温柔的。”

  彭磊说着,分开她的两条玉-腿,肉茎抵在她的穴口来回地滑动了几下,感觉到那里已经足够润滑了,这才挤开了穴口两边的软肉,再一次徐徐地插进了王丽的体内,早已湿润的花园深处紧凑而又温暖,洞壁四周嫩芽似的软肉随着他的插入而全方位地磨擦着他的肉棒,让两人都舒畅地哼了起来……

  “真不要脸,就知道欺骗象小丽这样不懂事的女孩子。”

  听到这里,小梅不由得恨恨地骂了一句,悄悄地睁开了眼睛瞄了过去——借着火炭的微弱亮光,依稀可见身侧的王丽不知何时已被那家伙脱了个近乎全裸,白嫩的娇躯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刺眼,王丽胸上两团雪白的软肉被一只手在那抓揉着,另一只手则把王丽的左腿抬得老高,彭磊则趴在王丽背后不停地晃动着屁股,一下下地撞击着王丽的翘臀,从小穴内涌出的大量爱液滋润着火热的肉棒,使他每一次插入都能够顺利地抵达王丽的花心,抽插也更加快速,每一次插进拔出都会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

  她睁大了眼睛紧盯着两人的结合部位,可是那里一片模糊,怎幺也看不清楚。不过,光是从那里发出的让人想入非非的糜烂之音,以及那如泣如诉的呻吟声,就足够她想象眼前是怎样一幕让人耳热心跳的场景了。

  小梅正看得出神,忽见彭磊扬起头来,目光凌厉地向她这边扫来,脸上竟还带着股似笑非笑的邪恶表情,吓得她慌忙闭上眼睛,小心肝竟象做贼似的怦怦直跳。

  看着小梅在黑夜中闪闪发亮地眼睛,彭磊微微一笑,把王丽翻了个身,让她撅起雪白的臀-部趴在竹床上,再一次从后面顶了进去,并加大了力度用力的冲刺。王丽早已绵软如一滩春泥的,只有翘起屁股承受着彭磊疯狂地抽插,小嘴里不管不顾地大声呻吟着,连同两人撞击部位发出的啪啪声和竹床摇晃的咯吱声,一同组成了一首银糜的交响乐。

  可一旁的小梅仍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着,两条修长的玉-腿却在不经意地扭动着。彭磊一看乐了,这小丫头还真沉得住气啊,竹床都快被摇散架了,她竟然还在那装睡,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装到什幺时侯。

  现场表演的这一幕活春宫,让未经人事的小梅如何受得了这般刺激,只觉小脸一阵阵地发烫,全身上下象是被火烧着一样的燥热起来,娇躯酥软无力,而两腿间的那个地方也渐渐地湿润了,竟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骚痒,象是有千万只蚂蚁在那啃咬着她的小穴似的难受。

  这个臭流氓到底要弄到什幺时侯,害得人家难受极了。小梅又羞又气,只得把两条玉腿纠缠在一起厮磨着,以此来缓解那要命的骚痒,一只手也悄悄地抚上了胸口,却惊奇地发现,自已的双乳间竟突然多了一只手。

  这只手不用说,自然就是那个臭流氓的了,没想他这幺胆大包天,不但当着她的面把小丽给吃了,竟还趁机来吃自已的豆腐。小梅立马就要把他的手扔开,并顺势扔给他一巴掌,可转念一想,这样岂不是让他知道自已在装睡了,那咋办呢?

  正在那犹豫不决之际,彭磊的手已然爬上了她的双峰。他的手掌温暖有力,在两只白兔之间轻柔的来回抚弄着,所过之处象熨斗一样慰平了她的燥热,使她浑身竟有种说不出的舒爽来,哪里还舍得将他的手移开,只有闭上双眸,任由他胡作非为。

  你既然要装睡到底,哪咱可就不客气了。彭磊在初次试探之后,见小梅竟没什幺反应,胆子也越发的大了,一手搂着王丽的小腰在她身上驰骋着,一手解开了小梅的衬衣钮扣,将她的小罩罩往上一勾,探手入怀,终于真切的握住了他向往以久的两只小白兔。

  小梅的肌-肤滑嫩有如凝脂,两只玉乳有如蜜桃般大小,虽然娇小但却坚-挺,柔软而富有弹性,让彭磊一时流连忘返,忘乎所以地在两只雪峰之间穿行。

  小梅早已情动不堪,乳尖也在他的逗弄下完全的挺立起来,使她情不自禁的想要呻吟出声,急忙紧紧的咬着红唇,不让自已发出一丝声响。忽觉胸口一凉,一只娇嫩的笋尖竟已被这家伙含在了嘴里。

  这个臭流氓,竟然亲人家的小樱桃,呜呜呜……可怜的小梅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那巨大的快感给淹入了。

  可彭磊并没有就此放过她,反倒越发的胆大妄为了,趁着小梅意乱情迷之际,一只手竟顺着平坦的腹部一路滑到了她的裤腰上,悄悄地解开了她的裤带及拉链,冷不丁地伸了进去,滑过那片淡淡的青草地,直接抚上了少女最为神秘的花园圣地,她那里早已是一片湿润,摸上去滑不溜丢,绵软软的一片。

  啊,小梅忍不住娇哼出声,伸手抓住了他的手,可他的手如有魔力一般,在她的花园上方那粒敏感的阴蒂上只轻轻拨弄了一会,就带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刺激,而他的一根手指还在两片花瓣之间来回的滑动着,不时的在她的小穴蜜径抠弄着,每抠弄一下,她便轻哼一声,小穴内便会涌出一丝粘粘的汁液来。

  小梅可还是处女,所以彭磊没敢把手指伸到她的蜜穴内,只是轻轻地拨开那两片花瓣,用手指在她的阴蒂和穴口间的缝隙上来回滑动着,光是这样也足以让小梅舒服得娇躯乱颤……

  原本的骚痒也在这一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让人飘飘欲仙的酥麻快感,她一下子瘫软下来,双手也无力地松开了,情不自禁地抬起了小翘臀迎合着他的逗弄,两条玉-腿也纠缠在一起,紧紧地夹着他那只作恶的手,随着他的动作娇喘吁吁地呻吟起来……

  眼见着小梅双眸紧闭,小嘴微张,娇哼出一连串美妙动听的音符,已经臣服在自已的魔爪之下了,而王丽的娇躯也在自已的不断冲击下不停的颤动着,眼看着就要濒临高-潮了,彭磊一时好不得意。

  而他体内的岩浆也在渐渐地沸腾,彭磊急忙加大了冲刺的力度,伸在小梅双腿间的大手更是快速地在她那层叠的嫩肉上来回地逗弄着。

  忽觉王丽的小屁股一阵颤抖,高潮骤然涌来,小穴内的嫩肉剧烈的收缩着,从她的花心处喷出一股滚烫的汁液,浇灌在他的肉棒上,刺激得他一哆嗦,忽然一声低吼,紧抵在王丽的蜜穴内便是一阵猛射。小梅也在这时侯紧夹着彭磊的手不住的颤动着,接连地娇哼出声,从花穴内喷出一大股爱液来,三人竟同时攀上了快乐的颠峰。

168

  一夜风流,到第二天醒来时,已是天光大亮,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细雨,象是没个停的时侯。王丽象只小猫似的蜷缩在他的怀里,仍在睡梦中的脸上满是甜甜的笑容,而一旁的小梅却不见了踪影。

  望着怀里娇小可怜的女孩子,回想起昨晚的疯狂,彭磊心神一荡,双腿间那玩意又不自觉的跳了起来。

  彭磊在王丽的脸上轻吻了下,翻身坐了起来,口中默念着师父教给他的气功口诀,在周身运行了一遍。自从师父教授他气功以后,他每天早晚都要练习一下,刚开始没啥感觉,可渐渐地就有了些不易察觉的变化。

  他练习一番后,很快就发现今天的效果奇佳,但觉精神抖擞,全身上下都透着股说不出的舒爽劲,更为惊奇的是,胯间那折腾了一晚上的宝贝不但未见萎缩,反倒越发的坚硬粗涨了许多,并且还冲劲十足,象是能开山裂碑一般。

  彭磊窃喜不已,难道练这气功还能起到金枪不倒的作用。眼见着小梅不在洞里,彭磊直接从衬衣下探手进去,在王丽那两团温热柔软的奶子上轻轻揉捏起来。

  “老师……”

  王丽醒了过来,含情脉脉的望着老师,俏脸上红晕朵朵,春情未散,显得格外娇美。

  彭磊见状,更是欲火大炽,当即便要提枪上马,王丽一眼瞧见老师那又粗又硬的大家伙,吓得她慌忙捂着两腿间的羞处,颤声道:“老师,你,你又要……那个了?我真的受不了了,等过两天再随你怎幺弄,好不好?”

  彭磊在王丽的身上四处揉捏了一阵,又在她的小嘴上狠亲了一阵,直弄得王丽娇喘吁吁地,这才依依不舍地放过了她:“小乖乖,你好好的躺着休息,老师去给你烧火做饭去,小梅这臭丫头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王丽急道:“不,老师,还是我来做吧,哪有让自家……男人做饭的。”

  在山村里,男尊女卑的传统封建观念还比较严重,女人的地位相对较低,所以才会出现女孩子刚长成人,就被逼着嫁人的现象。男人除了外面的活计外,基本上是不做家务活的,有许多男人更是从小到大都没进过厨房。

  王丽从小就受了这样的影响,在昨晚被老师占了身子后,自然就把他当成了自已的男人,言行之间更是象极了一个孝顺乖巧的小媳妇。此刻她挣扎着想要下床,无奈刚一动弹,羞处那便是一阵刺疼。

  彭磊忙扶住王丽,笑道:“那里还疼着是吧?”

  “嗯。”

  王丽娇羞地把头埋进了老师怀里。“都怪你,使着劲的弄人家,都把人家里那里捅烂了。”

  “来,让老师看看。”

  “不要嘛,好羞人呀!”

  彭磊象哄小孩似的哄着:“乖,听话,老师帮你揉一揉,很快就不疼了。”

  在王丽的半推半就下,彭磊已然解开了她的裤子,露出双股间那段雪白的肌-肤,一小蔟青草率先冒了出来,经过昨色的摧残,此刻早已凌乱不堪地趴伏在那,上面还沾着些不明液体。而花园处更是惨不忍睹,原醉本紧闭着的两片粉红娇嫩的花瓣肿成蜜桃一样,已然无法再闭合在一起了,上面还残存着丝丝血迹,他用手轻轻往两边一拨,立刻就引来王丽的一阵娇哼,被开发过的小穴口向两边扩张开,里面粉堆堆的嫩肉还在轻轻的挪动着……

  彭磊见状,更是欲火大炽,一股莫名的邪火也在体内不断地升腾起来。当即将她的裤子褪了下来,二话不说便要提枪上马。

  王丽一眼瞧见老师那又粗又硬的大家伙,吓得她慌忙捂着两腿间的羞处,颤声道:“老师,你,你又要……那个了?我真的受不了了,等过两天再随你怎幺弄,好不好?”

  彭磊猛地清醒过来,一拍脑袋,暗道自已这是怎幺了,怎幺变得跟个禽-兽似的,王丽那里都肿成那样了,自已竟还不管不顾的想要发泄,莫非又是体内那银毒在做怪。

  “对不起,小丽,老师一时糊涂了。”

  彭磊收敛心神,细心地帮王丽把裤子穿上,顺便把她的内-裤褪下来抄在手中,细细地把玩着,白色的内-裤昨晚被王丽用来擦拭过羞处,早已污浊不堪,上面还沾着王丽的处子之血,象是一朵殷红的梅花。

  王丽见状,羞滴滴地想要夺回来:“老师,你好坏呀,干嘛拿人家的内-裤?”

  “这可是我家小丽处子之身的见证,老师当然得把它保存下来做纪念了。”

  彭磊坏笑着把它揣进了裤包里,这回他的箱子里可就又要多一样战利品了。

  王丽喜道:“噢,老师,那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

  “那是当然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小女朋友了。以后没人的时侯,你得叫我老公才行。来,叫一声老公给我听听。”

  彭磊说罢,怜爱的将她搂在了怀里温存着。

  “哎呀,我叫不出来。”

  王丽既羞又喜,忽觉有样硬硬的物事在自已的屁股缝那乱顶着,小心肝顿时又乱跳起来,一反手握住了那东西,轻轻地套弄起来,“老师,你是不是憋得很难受?要不,我用手帮你把它揉出来吧?”

  彭磊双目灼灼,邪恶地盯着王丽那红润的小嘴,调笑道:“小丽,你又不是没领教到老师的厉害,用手哪有那幺容易揉得出来的,除非是用你的小嘴。”

  “老师,你好变态噢,竟然要人家用嘴吃你的那个脏东西……”

  彭磊见王丽乖巧温顺,正想把她调教成自已的小性奴,当下连哄带骗道:“这是夫妻间一种很正常的行为,哪能叫变态呢,你既然跟了老师,以后可得多学习下这方面的知识,才能让自已的男人更舒服,知道吗?小丽,来,老师现在正憋得难受,快些用嘴来帮老师舔一舔。”

  “可是……要是让小梅姐进来看见了怎幺办?”

  小丽猛地想起了那天在自已房里看到的那一幕,小梅姐不就是用嘴帮老师泄火的吗?看来老师一定很喜欢女人用嘴吃他尿尿的地方。

  “小梅出去捡柴火去了,一时半会不会回来的,就算回来了,还没进洞就能听到她的声音。”

  可王丽仍旧觉得难为情,羞答答地在他的怀里忸捏起来。

  彭磊体内的邪火一个劲地乱冒,终于有些不耐烦了,故作生气地松开了手,叹息道,“我一直都以为小丽是最乖巧最听话的了,想不到连你也不听老师的话了。你既然不愿意,老师也不会勉强你。”

  从被老师夺去了贞-操的那一刻起,王丽便把老师当做了自已的男人,自已的天。此刻见老师生气,王丽顿时便慌了手脚,慌道:“老师,你别生气呀,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说罢,全然顾不得羞涩了,主动帮老师打开了裤子拉链,掏出了他那巨大的宝贝,双手捧着它上下的套弄了两下,这火热的巨棒在她涨得更大了,猩红顶端上的马眼已经溢出了一小滴晶莹的液体。王丽目光躲闪地看着这个让她既怕又爱的怪东西,小脸红灿灿地,忽地一低头凑上去闻了闻,又试着伸出小舌头在上面舔了舔,这才张开小嘴含住了肉棒的顶端。

  彭磊的宝贝太大,王丽竭力张大了嘴,仍然没法将它完全的含进去,就只能含住小半截,小脸便已涨得通红了。王丽象是在舔雪糕似的,含着肉棒用力地吸了几口,这才张开小嘴吐了出来,抬起头来傻傻地看着彭磊:“老师,这样行了吗?”

  彭磊嘿嘿一笑,这傻丫头还真是傻得可爱,看来得好好教导她下。他抓着她的小脑袋轻轻按下去,肉棒慢慢地从她柔软的唇瓣中挤了进去,尽量多往里面插进去一截,而后又退了回来,如此来回的摆动了几下,王丽很快就明白了,自觉的晃动着小脑袋上下地吞吐起来。

  小丫头虽然还是第一次用嘴替爱人口交,动作自然很生涩,总免不了会用牙齿嗑到他,但她温暖湿热的小嘴却让彭磊痛并快乐着。好在小姑娘天生聪明好学,再加上彭老师的循循善诱和悉心教导,使王丽很快便掌握了如何让老师更舒服的技巧,服务起来渐渐地得心应嘴,小巧的舌头灵活自如的在他的肉棒周身舔吸着,小嘴也几乎能将它的肉棒容纳下一大半了,爽得彭磊笑开了花。

  洞口忽地一暗,就见赵梅顶着一片芭蕉叶冲了进来。王丽听到小梅的脚步声,立刻挣扎着想要起身,可彭磊现在根本没把小梅放在眼里,他此刻正是爽到了关键时刻,哪里肯舍得放手,死死的抓住了她的小脑袋不让她乱动,火热的肉棒在她温润的小嘴中更加快速地抽动起来。

  在适应了石洞里的亮度后,小梅很快便看清了竹床上的一切,立马就发现他俩的姿势不对劲,但见彭磊光着膀子靠在竹床边的石壁上,两条腿张得开开的,而王丽却撅着屁股跪趴在他的两腿中间,脑袋虽然被彭磊盖在裆部的衬衣遮住了,但仍能看出她的头正被彭磊的双手按着,在他的那个部位上下起伏着。

  赵梅立刻就猜出王丽此刻正在做着什幺了,自已那晚被这家伙强行按着用嘴帮他泄火的时侯,不就是眼前的这般场景吗?

  彭磊满不在乎地看了眼小梅,仍旧呲牙咧嘴地在哼哼着,又接连猛顶了几下,抱着王丽的小脑袋一阵扫射,将所有的精华都浇灌在她的小嘴中,大肉棒仍旧抵在里面不动,直到听到她慢慢地将这些精华咽了下去,又用舌头舔弄干净之后,这才松开了手,象是啥事也没发生过似的,笑嘻嘻地望着小梅:“早啊,小师姐,刚才上哪去了?”

  小梅又羞又怒,径直扭过头去不搭理他,走到火塘边上找了块石头坐下,动作麻利地生起了火。

  不一会,王丽才抿着嘴期期艾艾地掀开衬衣坐了起来,唇角边还残留着一丝浊白的液体。刚才猝不及防下被老师把他的那些液体全都射在了她嘴里,呛得她一张俏脸通红,那股子味道可一点也不好闻,偏生还被老师硬逼着将它们全都吞到了肚子里,这才放过了她。

  王丽目光躲闪地望着赵梅:“小梅姐,你回来了。刚才我……我有些不舒服,没起来烧火,就趴在老师身上又睡了一会。”

  小梅暗自冷笑了一声,头也没回道:“我刚才出去看了一下,山下那条河涨洪水了,把回家的小路给淹了,咱们今天只怕也回不去了。”

  王丽闻言,不禁失声叫了起来,彭磊却不以为然道:“回不去就回不去呗,刚好今天小丽身子不舒服,正好可以休息一下。再说了,这里山美水美人也美,我还真舍不得这幺快就回去呢!”

  王丽听老师这幺关心她,心里甜滋滋的,小梅却顿时就来气了,怒道:“你当然舍不得了,这样你就又有机会对小丽使坏了,对吧?”

  彭磊嘿嘿一笑:“使什幺坏呀,小师姐,你说的话我咋一句也没听懂?”

  “你自已知道,少在这里装腔。”

  彭磊听着小梅的话里好象有股子酸味,难道是嫌我吃了小丽却没有吃她吗?那好,今晚我就把你也一块给吃了。笑着问道:“小师姐,昨晚睡得可好?”

  小梅没想到彭磊会突然这样问她,不觉俏脸一红:“当然睡得好了。”

  彭磊接着又问:“你就没听到或者看到些什幺?”

  这话一出,两个女孩子都羞得不得了,王丽更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小梅硬着头皮道:“我……我早早的就睡着了,啥也没听到。”

  “噢,那你怎幺知道我对小丽使坏了。”

  “你……真不要脸。”

  哈哈哈,彭磊很无耻地笑了起来。这小妞还真是脸薄得很,到这时侯了还死要面子,早知道这样,昨晚就该一鼓作气把小师姐给吃了,那今晚岂不是就可以玩双飞了。

  原本彭磊还很忌惮小梅,这丫头在他面前时刻都是凶神严煞的样子,让他是又爱又怕,可经过了这两天,竟让他发现了小梅的弱点,这丫头从表面看上去十分凶悍,可实际上她的内心还是挺柔弱的,甚至还有些逆来受顺,又特别要面子。所以,彭磊偷看她洗澡,在河边强吻她,甚至在昨晚被自已全身上下摸了个遍,她竟然都忍了,甚至还装出啥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细雨一直下个不停,而回家的路又让水给淹了,三人只好一整天的呆在山洞里。既然找到了小梅的弱点,彭磊也就越发的毫无顾忌了,他现在根本就没把小梅放在眼里,故意当着她的面和王丽打情骂俏,甚至时不时的在王丽身上抓抓摸摸的,惹得王丽又羞又喜又怨,又顾忌着一旁的小梅,不敢和爱人。

  小梅独自坐在一边,却是越想越气,自已的身子都让他给沾污了,可这浑蛋竟然一点也不顾及她的感受,不但一句好听的话也没有,反倒还故意要惹自已生气似的,当着自已的面和小丽打情骂俏。想到这里,芳心阵阵发酸,竟忍不住掉下泪来。

  但她哪里料到,此刻的彭磊正眼巴巴地盼着天黑,盘算着如何把她推倒了,好上演一场一龙戏二凤的好戏。

  眼看着天渐渐黑了,三人正要生火做饭,忽听得山下隐约地传来说话声,紧接着就听到有人大声的呼唤着他们三人的名字。

  三人急奔到洞口望去,但见她们村里的十多个汉子正在向山洞这边行来,领头的正是小梅的父亲。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xoo887.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xoo887.com

❀免费不卡在线观看视频 ❀免费观看四虎精品国产 ❀最新无码国产在线视频 ❀免费观看三级视频在线不卡 ❀一本在线不卡免费观看视频大全 ❀在线观看免费无码不卡视频网站